巧克力品鉴师[短][上]#凯歌

#完全虚构 糖
#轻松加愉快 一堆乱七八糟
#“我”就是叙事者 随意代入





1

  我哥们儿王凯,大帅哥,单身贵族,bisexual,开咖啡店好几年了,五花八门的咖啡门儿清。最近这货不知受了什么刺激,打算进军巧克力行业。

  这不,前两天给我端来一杯贵得要死的蓝山咖啡(大写的不好喝!),旁敲侧击地让我帮他找个巧克力品鉴师。

  说实话,宝宝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职业,不过咖啡虽难喝价格却不难看。朋友一场,帮帮这孩子吧。我借着去英国出差的机会拜托当地友人打听了一下。

  没过几天,人家给我带来了Cadbury首席品鉴师的徒弟,居然是个中国人,叫胡歌,上海boy,认证加V的八级品鉴师,一表人才,幽默风趣(总觉得有点疯疯癫癫的),英语说得麻溜儿。

  王凯这小子运气不错,胡歌正好圣诞休假回上海,也乐意接点私活。一拍即合,我出差结束后直接把他拐上了飞机。

  介绍他的洋妞儿把他说得神乎其神,说他只要尝一点碎屑就可以判断出巧克力的品牌、产地、含糖量等等。我看着身边这个穿黑色羽绒服,一点没正形的小疯子,难免心存疑虑。

  话说回来,这世上奇妙的职业可真多。对于我这种人,德芙金帝美滋滋都是一个味道,吃哪个都一样。

  而对于王凯和胡歌这样心(no)细(zuo)如(no)发(die)的人,大概不论对待巧克力还是生活,都是无比的挑剔吧。








2

  听说胡歌的身份后,王凯从一堆瓶瓶罐罐里抬起头,两眼放光,一副求贤若渴的表情,不拘小节地抹了抹粘在脸上的巧克力。

  “你确定他是八级品鉴师?!”

  “对啊。”

  他突然跑到我面前,一把抱住我。

  “以后我店里的巧克力,你随便吃。”

  “你丫放开我!俩大男人瞎抱什么!”

  他推开我,翻个大白眼,迅速恢复了平日的禁欲系老干部画风。

  “那你过几天把他带来吧,就开你那辆小跑车去接。”

  “凭什么!”

  “你别忘了你第一个,第二个,第五个,第八个女朋友都是在我这里确定关系的并且分手的,其中第二个砸了我放在门口的吉他,第五个摔了我一整套咖啡杯,第八个……”

  我被他那与豌豆射手旗鼓相当的语速吓到了。

  “停停停!我去!我去还不行嘛!我的亲哥!”






3

  三天后的阳光灿烂下午,我把胡歌带到了王凯店里。胡歌刚理完发,很精神,穿着灰色的Prada长风衣。一路上无数小姑娘盯着他看,我恍然想起了跟王凯一起上街的日子。

  两人客气地自我介绍,握了握手。

  从胡歌进门开始,王凯的眼神就有点发直,手指接触时更是极不自然。我暗暗嘲笑他不肯承认自己的取向,这么多年非说自己是bisexual。

  而胡歌看上去落落大方,甚至一直抓着王凯的手不放。

  他拉着那双指节分明的纤纤玉手,一口上海普通话抑扬顿挫的。“哎呀王先生,你的手可真好看。”

  老干部的脸都红了。“哈哈,胡先生你过奖了。”

  胡歌又仔细端详了片刻方才松手。“这样称呼好奇怪啊,我是从小就没什么规矩的,不知王先生有没有什么nickname?”

  我连忙爆料。“凯凯!他妈妈从小到大都叫他凯凯!可爱吧?”

  王凯悄默声地瞪了我一眼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 胡歌笑着赞同。“凯凯,那我以后就这么叫你了,至于我嘛,直呼其名就好啦。”

  王凯局促不安地捏着自己的袖子,愣了半天才把胡歌请进后厨的研究室。








4

  我懒得听他们学术研究,坐在吧台上边喝柠檬水边跟服务生聊天。

  店里的客人换了一波又一波,后厨的那两位却如同安营扎寨了一般再无动静。

  眼看天色向晚又开始下雪,我吃完最后一口蛋糕,毛毛躁躁地跑到研究室。

  门一推开我就懵逼了。

  与想象中的诺贝尔化学奖学术大讨论不同,研究室里既不像前几天那样乱七八糟,也没听到两人讨论巧克力配方的声音。

  我所看到的,是干干净净的橱柜和台面,以及白色盘子里摆放整齐的各色巧克力块,以及这些东西旁边亲在一起的俩大男人。

  我正想往外跑,却被面对门口的胡歌已经发现了。他连忙后退一步,脸颊比番茄还红。

  后知后觉的王凯回过头用见了鬼的表情看着我,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 胡歌抓起一大把巧克力塞进嘴里,着急忙慌地往外跑。“我有点急事先走一步!”

  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门去,带起一阵旋风。

  而王凯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最后痛苦地捂着脸跌坐在凳子上。

  我吓得不知所措,不知该去追胡歌还是留下来照看王凯。碍于胡歌那堪比运动员般的逃跑速度,我选择了后者。

  一向最伶牙俐齿的我都结巴了。“王凯……你……这才第一次见面你你你怎么把人给亲了?”

  他也抓起一把巧克力大嚼,含糊不清地念道:“我到底在干嘛啊……”
 
 






5

  秉着对各位读者负责的态度(其实就是闲的),我揪住王凯盘问了一番。

  当时的情况是酱紫……

  起先俩人一本正经地讨论正事,胡先生尝了几种,一一点评指正,王先生也认真做了笔记。吃到第五种的时候,有一丁点碎屑粘在了胡先生的嘴角。本就心怀鬼胎的王先生彻底慌了神,一直盯着那块碎屑看啊看,胡先生说的话他也没怎么听,最后无辜的胡先生一个抬头,他就把人给亲了。

  而我,误打误撞地荣获了“史上最佳损友金奖”。

  我本想诚心诚意地给王凯道歉,他却反过来感谢我,说如果我不进去,他真不知道怎么收场。

  “你说我当时是怎么了?电视剧看多了吗?”

  王凯那张玛丽苏气息浓重的脸此刻面色苍白,肌肉松弛,眼神空洞,我看了都不禁心疼。

  “唉,其实也没啥,上大学那会儿我俩一起看的那韩剧,叫什么《秘密花园》的那个里面也有这种桥段。说不定胡歌折服于你的美色和霸道,真的fall in love也不一定,你说对吧?”

  我正在脑补“两只妖孽少年生猴子”的场景,被王凯一外套砸醒了。

  “对个头!他外套都没穿就跑出去了,肯定会冻感冒的。他们这种职业最怕生病了,会丧失味觉的。”

  我抱着胡歌那件价值不菲的外套。“哦,那正好,探病和送外套都是好借口,而且快到圣诞节了,可以买点礼物,你加他微信了没?”

  这么好的主意他不但不听还发火了,蹭的一下站起来吓我一跳。“你给我走!”

  “我陪你一天你不请我吃晚饭啊?”

  “出去!用你那些手段泡妞去!”





6

  宝宝我饿着肚子被撵了出来简直要气炸了。没错,妞儿我泡过不少,汉子还真没泡过。

  可说到底有什么区别?都说珠宝是女人最好的礼物,萧景琰不也给梅长苏送鸽子蛋嘛!

  王凯这个不知变通的老干部,最后还不得来求我。

  我可没说大话,当天晚上我刚吃完一碗泡面就收到了王凯的微信。

  那货一向沉醉于自己的低音炮嗓音,特喜欢发语音,这次居然是五个大字。

  “胡歌手机号。”

  切,我不禁冷笑一声。

  “饭都不给吃还想要手机号?[/微笑]”

  他秒回。

  “你给不给?”

  得得得,我哪敢不给,万一他让我赔偿我那几个不懂事的前女友造成的损失呢?

  没良心的王先生拿了手机号就没影儿了。

  我躺在床上脑补他道歉的场景,不免有点担心,拿起手机给胡歌发了条微信,先替王凯道歉,再劝他大人大量。本没指望收到回话,谁知她也秒回。

  是语音,听不出生气,甚至带着笑。

  “唉,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,凯凯嘛,做巧克力蛮有天赋的,”他清了清嗓子,大概真的着凉了,“唉,真没事,就是吓到我了,他刚还问我有没有感冒。”

  提醒他吃药喝水又道了晚安之后,我专业神助攻的精神又开始作祟。

  今天这事细思极恐啊。

  你想想,一大老爷们儿被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亲了那是啥感觉,换做是我早就使拳头了。

  而我们的胡先生是啥反应?他跑了!tmd居然跑了!

  我这么跟你们说吧,凭借我身经百战的恋爱经验,我可以断定!(柯南脸)他俩,绝对不会,就这么完了的!(说了跟没说一样)








TBC
今天就更[下]
总觉得这个“我”很像太子妃里的张鹏hhhhh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110 )

© - | Powered by LOFTER